中国教育在线
中国教育在线
宁夏中考改革方案解读
东莞中考改革方案解读
阳泉中考改革方案解读
盘锦中考改革方案解读
武汉中考成绩分数制位置值改革争议5年终回归

  今年,武汉市对中考成绩呈现方式实施重大调整:学生毕业升学考试学科成绩由“等级制”调整为“分数制”。5年了,“位置值”这个伴随着初中课程改革而生的新生事物,在武汉教育界和家长中饱受争议。如今尘埃落定,“位置值”退位,改革回归“原点”,尽管“失败”得到宽容,但其经验得失值得思索。

  课改先锋:武汉试水位置值

  2005年,武昌区作为全国首批17个国家级课改实验区之一,先行探索中考评价体系改革。当年,该区在全省率先推出“新中考”,其核心内容就是将分数转为对应的位置值。2300余名学生成为“新中考”模式下的首批考生,这些学生分别来自该区武珞路中学、武汉初级中学、华一寄宿学校、楚才实验、十四初级中学、武大附中、水果湖一中和水果湖二中等9所学校。

  与传统中考不同,中考改革后,学业考试成绩以等级形式呈现,等级以原始分数为基础划定。根据招生计划、各学科特点,在分等的基础上各科再分若干级,并对每个级别赋予相应位置值,各单科位置值之和为总位置值。总位置值小的考生,排序靠前。

  武汉市教科院专家认为,传统百分制,每一分都可能决定学生的命运,但一分之差并不能真正说明学生的实际能力及素质上的差异。而“等级制”将学生成绩分为12个等级,考分的利害影响明显比百分制减少,以鼓励学生均衡发展。2007年中考,武汉全市推广位置值。但是,依据位置值呈现中考成绩的科学性,质疑声四起。

  饱受争议:不科学引发不公平

  “同样的位置值,成绩却相差几十分”、“位置值相同,有的考生被录取,有的却落榜”……2006年,位置值在武汉中心城区全面推行首年,带来的种种不便即引发各界质疑。

  据武汉市招考办规定,中考只公布考生的位置值和等级,不公布原始分数。对此,一些家长认为,位置值模糊了同等级考生的成绩,也模糊了录取结果,感觉像雾里看花。看不到原始分则更易造成暗箱操作和新的不公平。

  不少初中教师坦言,等级排序将简单问题复杂化,既看不懂,又增加了工作量。

  而每到中考成绩揭晓,部分考生发现,自己的预估分数和实际位置值差距较大。

  汉口一位初中校长解释,这是因为位置值和考试原始分数不对应。有的学科2至3分对应一个等级,有的学科近10分才对应一个等级,且同一个总位置值,考生原始总分可能相差数十分。

  去年,武昌考生家长郑女士较真了一次。她的女儿总位置值为11.3,她拿来中考位置值和分数区间“换算表”,发现总位置值11.3按最高一档分数来算,语、数、英和理化4科总分为450分。“同样,总位置值为7.3的学生,若按最低一档的分数来算,4科总分竟也是450分。”“总分相同,中考成绩竟相差4个位置值。”这一换算,让郑女士大吃一惊。她认为,等级呈现同样存在着“一分定胜负”的问题。比如:每个位置值的临界点,多一分就少一个位置值,而这一分却比传统意义上的一分重要得多,可能要压住成千上万的考生。

  汉口一名区教育局负责人表示,等级制不能公正反映考生成绩差异,可能使得分数相差极大的考生被归入同一等级,或者分数相同的考生的位置值相差极大,因此录取时必然出现不公平。

  武汉实行位置值,一个初衷是促进均衡发展、防止偏科。本欲医治学科“跛腿”现象,不料却产生新的公平失衡。

  武昌一所省级示范高中校长还道出另一原因:中招按位置值录取,无法与高考的分数制对接,武汉初中生的真实素质在上高中后必须再测试。

  顺应民意:中考回归分数制

  武汉“新中考”自推行以来,关于位置值是否科学、公平的争论从未停止。在网络上,网友不止一次发帖“声讨”位置值;在坊间,关于取消位置值的传闻愈演愈烈。

  在武汉,亦有部分中学校长对位置值持肯定意见,这些校长大多来自二类高中。他们认为,实行“分数制”,高分考生几乎完全被一类高中录取,造成学校间不公平竞争;按“等级制”录取则有利于生源均衡分配。

  然而,民意不可违,毕竟事关数以万计学子的前途命运。2007年2月,在省政协九届五次会议上,省政协委员、武汉理工大学教授张小柔呼吁:武汉中考应尽快取消“等级制”。

  此后,武汉市教育部门分别于2009年和2010年分两次进行调研评估,广泛听取了人大代表、政协委员、学校和家长的意见。2010年11月,该市教育局正式宣布:2011年中考成绩以分数制的形式呈现,不再换算成位置值。

  改革启示:仅有改革勇气还不够

  位置值在武汉经历的波折,在我国其他课改实验区也同样存在。最先试行中考等级制的广州,2007年已恢复按原始分录取。

  武汉市教育局有关负责人说,改革的初衷是促进学生均衡发展,淡化单科学科成绩在中招中的选拔功能,对推进初中课改起到了一定积极作用。但是转换过于复杂,不够直观;一定程度抑制了学生个性特长发展;与高考不接轨,不便于日常教研和管理。

  湖北大学教授徐学俊曾在武汉市教育科学研究所担任所长多年。他表示,位置值的素质教育评价方式改革方向是对的。但在现有教育体系内,依靠位置值去承载社会系统性评价功能显得“独木难支”,特别是与高考无法对接,来自社会的压力巨大,回归分数制是必然。

  值得深思的是,5年来我们走在改革征程上,当非议声鹊起,是否用更专业的制度设计成果去破解“不科学”?作为改革者,事实上我们时刻经历着改革创新能力的大考。(江卉)

免责声明:

① 凡本站注明“稿件来源:中国教育在线”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稿件,版权均属本网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已经本站协议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稿件来源:中国教育在线”,违者本站将依法追究责任。

② 本站注明稿件来源为其他媒体的文/图等稿件均为转载稿,本站转载出于非商业性的教育和科研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作者在两周内速来电或来函联系。

查询师范高中
选择省份
北京
天津
河北
山西
内蒙古
辽宁
吉林
黑龙江
上海
江苏
浙江
安徽
福建
江西
山东
河南
湖北
湖南
广东
广西
海南
重庆
四川
贵州
云南
西藏
陕西
甘肃
青海
宁夏
新疆
选择市
选择县
所属示范高中
相关新闻